第65章 梦醒时分(1 / 2)

柒重楼 陈情梦断 10207 字 7天前

1.

天地裂变千年之后,四重楼,剑宗缥缈城,封剑塔。

已经在缥缈城宗主之位上守望了千年的“剑痴”叶无心手持名剑“黄泉”,穿着一袭一尘不染的白衣长裙,面如静水,轻盈的脚步轻飘飘地落在塔前那九十九阶天梯之上,缓步而来。

封剑塔前,坐落着一方石坛,一个面戴轻纱的紫衫女子站在石坛中央,瞑目而立,身上透露出的那种静如止水的气质,与叶无心如出一辙。她的身后背着一副长长的剑匣,似乎感觉到有外人正在逼近,那剑匣之中忽然传来几声狰狞的鸣响,剑气阵阵萦绕,冲开了匣盖,四柄长剑猛地激射而出,整齐地在地上钉成了一排,正好拦在叶无心登顶后的一步之前。

叶无心稳稳地站定,淡然地说道:“是我。”

封剑塔守护人兰亭睁开双眼,左手轻挽捻起一道剑诀。钉在地上的四柄长剑离地而起,在剑诀的召引下依次飞回,自行地收入到剑匣之中。兰亭缓步上前,对着叶无心躬身施了一礼,轻轻地开口说道:“参见宗主。”她的声线中带有着一丝空灵飘渺的美感,但语调却平板得几乎没有半点起伏。

叶无心微微点头,便算作是还礼,然后便径直向前走去。兰亭紧跟在她身后,两人一起步入了封剑塔,在一片幽暗之中,沿着一圈圈盘旋而上的楼顶向塔上走去。

缥缈城封剑塔是供奉历代宗主佩剑的地方,那些配剑跟随着那些行侠问道的宗主们,一生披荆斩棘、斩妖除魔,剑体自然养成浩然正气。因此这封剑塔乃是整个缥缈城最神圣的地方,这其中所蕴藏的浩然剑气,更非寻常之辈可近。若是有那种心怀魔念之人贸然进入封剑塔,必定会被这塔中的“浩然剑气”给活活压迫至死!

叶无心一边向上走着,一边问道:“那把剑……怎么样了?”

兰亭知道她口中说的那把剑是哪一把剑,便淡淡地回应道:“回禀宗主,那把剑自从当初剑魔大人送进来重铸之后,便被封印在这塔顶上,浸润于‘浩然剑气’中汲取剑意精华,至今已养了有千年之久。最近这几日渐渐地有了一些异动,想来应该是元神聚合,灵体正在重新生成,估摸着再过些时日,便要进入化形期了。”

“你觉得需要多久?”叶无心问道。

兰亭回答道:“若是不出意外,大概还需要七七四十九日。”

叶无心微微皱眉道:“马嵬那边已经找回了遗失的碧落剑,再过得一两日我便要动身前往极西之地的荒原,尝试着打开七重楼之间的界限。这七七四十九日未免也太长了些,就没有什么办法能够让它的化形期提前吗?”

兰亭没有正面回答叶无心的话,而是换了个角度反问道:“不知你想要提前到什么时候?”

叶无心停下脚步,回过头去看向兰亭,原本清冷的目光此时灼灼生辉:“如果可以的话,我希望就在这两天里。”

“如果在封剑池上使用‘聚灵法阵’,将这塔里大量的‘浩然剑气’汇集灌注到剑中,为它提供足够饱和的灵气,或许能够做到在这两日之内便生成剑灵。”兰亭淡淡地说道,“只不过这柄剑的灵枢曾经损坏过,虽然我当初重铸时有将其重新锻造,但是毕竟还是略有瑕疵。我担心一次性引入过量的‘浩然剑气’,它的灵枢会承受不住;若是再度折损的话,那便永无修复的可能了。”

正说着,两个人已经来到了塔顶。只见这顶层中央有一个祭坛大小的封剑池,那池中是有如凝墨般的池水,水面上悬挂着一柄红色的古剑,正在散发着一阵阵赤红的光芒。

叶无心看着眼前这柄古香古色的红色长剑,心中顿时百感交集。

那剑柄上的篆刻着铭文纹饰,暗藏着两个用“蝌蚪文”写成的小字——红尘!

兰亭转头看了看正在出神的叶无心,也没再多问什么,只是轻轻地道了句:“宗主?”

叶无心回过神来,沉声道:“开阵吧,如今情势紧急,片刻都不容耽搁,我们眼下也只好兵行险招了。你尽管开阵聚气,我就在此处为你护法。”

兰亭默然点头,她走到封剑池边,双手同时结印,将自身真气汇聚至指尖,成线逼出,在半空中画了一道复杂的符文。只见她轻飘飘地画下最后一笔,反手一掌带印拍在了地上。一瞬间,封剑池那墨黑般的池水忽然亮起了一道明亮的光芒,一个巨大的法阵在水面上铺开,将红尘剑揽入其中。封剑塔内萦绕的“浩然剑气”顿时流动起来,有如漩涡龙卷一般,盘旋着汇入法阵中央的红尘剑中。

通往塔顶的楼梯口处忽然闪过一道黑影,一个身着黑色劲装的少年疾掠而过,明明刚看到他才出现在楼梯口处,一眨眼间他便已来到了叶无心的身边,把叶无心护在了身后,骈指直竖在前,指尖上剑气激荡,直指着封剑池上的法阵。

“长风,无妨。”叶无心一掌轻轻地搭在少年剑侍的肩头上,淡然地说道。长风闻言将浑身的气势一收,上一刻还犹如一把杀人的利刃一般,此时气势一敛,倒像是个乖巧至极的孩子,退步到了叶无心的身后,恭恭敬敬地站着。

兰亭操持着封剑池上的“聚灵法阵”,神色越来越凝重。她原本是固定站在一个位置上不动的,此时开始围绕着法阵的边缘转起圈来,脚下轻盈地踏着伏羲先天六十四卦的方位,时不时地捻诀或是施符,在法阵中补上一道又一道的法印。汇聚到法阵之中的“浩然剑气”随着阵法的加强而激荡,向灵剑的灵枢中汇去。红尘剑剧颤起来,包裹在剑身上的红光也越来越耀眼,并且发出了一阵阵狰狞刺耳的剑鸣之声。

兰亭脸色一变:“不好,灵枢可能承受不住!”

话音一落,便见得白影闪动,叶无心纵身跃入封剑池中,使开“寒凫戏水”的身法在池水面上一掠而过,来到了法阵中央,伸手一指,点在了红尘的剑身之上,真气骤然暴起,随着“浩然剑气”的汇聚一起流入红尘剑中。

下一刻,只听得“砰”的一声,红尘剑上荡起一阵气浪,“聚灵法阵”瞬间瓦解。叶无心脚下运劲蹬起,整个人顺势向后滑开,退回到池水岸边。只见红尘剑上溢出一道刺眼的赤芒,剑身已然消失不见,一个面容姣好、身材曼妙的女子在半空中渐渐显露出身形。

耀眼的赤芒包裹着那个女子,并附着在她那赤裸的身子上,化成了一件鲜红的衣裙。那女子在剑气的收拢中睁开眼来,下一刻,她身形一晃疾冲直上,灵剑本体已悄然被她握入手中,剑气纵横,向着叶无心一剑杀去。

叶无心身后的剑侍长风忽然闪身一动,已移步至前,眼神凌厉,他身上并未佩剑,只是简简单单地一指向前,剑气自然而然的喷薄而出,直接对上了红尘的剑尖。

塔顶之上两股剑气相撞,连平如镜水的封剑池也在这两股力道的撞击下,荡起了一层又一层的涟漪。一招过后,红尘与长风同时向后退开数步,各自退到了封剑池的两头。

与此同时,兰亭身后的剑匣之中已飞出了三柄长剑,交织排布着,拦在了两人的中间;而第四把剑则被她拿在了手中,此时正搁在红尘的脖颈上。

“叶心!”红尘咬牙切齿地吐出两个字来,一双美目中充盈着十足的怒火。

叶无心淡然地望着眼前的红衣剑灵,挥了挥手示意兰亭收起她手中的长剑,同时说道:“我过去有愧于你,你要找我报仇,我无话可说,也任凭你处置。但你若是想救林逍的话,那现在便随我来,我们之间的账,大可以日后再算!”

“林逍”二字落入红尘耳中,瞬间压过了她心头对于复仇的欲望。她反手收起长剑,问道:“林逍?他怎么了?!”语气中满是焦急之意。

叶无心微微一笑:“随我来吧,我先带你好好认识一下这个‘七重楼’的世界!”

2.

林逍感觉自己好像处在一片无尽的黑暗之中。

他的脚下是一片黑漆漆的水域,身边也不断涌动着同样黑漆漆的雾气。他蹲下身去,想看看底下这片如同墨汁一般的黑水到底有什么名堂;忽然间从水底下传来了一股巨大的力道,仿佛有一只无形的大手从水里伸出,拽住了他的脚踝,要将他往水里面拉去。

林逍不停地挣扎着,但却发现自己连一丝力气都使不出来,眨眼间,他的下半身已在那股力道的拖拽下没入了水中。他挥舞着双手,似乎想要抓住一根救命稻草,忽然间,一只洁白如玉的手从水面上伸了过来抓住了他的手腕,顿时止住了他的下沉之势。

林逍感激地抬头看去,只见红尘拨开黑雾,蹲坐在水边,一手持剑,一手正抓着他的手腕。他笑了笑,正想说些什么话,猛然间却看到了红尘嘴角处溢出的丝丝鲜血;下一刻,一柄细窄的长刀从背后不知何处袭来,贯穿了红尘的心脏。一时间鲜血四溅,红尘化作一道道散落的赤芒,消失不见。

“不要!”林逍大喊出来,但是红尘已经化作光点逝去了,再也没人抓住他的手腕。水底下的力道突然又加大了几分,将他拖入了万丈深渊。

“啊——啊——啊——啊!”